她是榕城最聲名狼[doge]藉的女人,人人都說她連自己傷[害羞] 過幾個男人的[害羞] 船[doge]都數不清,卻沒有人知道,這都是她愛上那個叫阮鈞澤的男人付出的代價。
「等你長大,我就來娶你。」
那年維多利亞港的夜色多麼浪漫,可是等她長大來到他身邊,得到的卻是他狠狠地掐著她的脖子,說:「我要你給我的孩子償 命!」
……
阮先生,我曾用心愛過你,可是怎麼辦呢?現在已經不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