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冒]她是小他十歲的青梅未婚妻,他從小疼她入骨,寵她如命,以至於把她寵的無法無天,膽敢背著他和別的男人約會。李佳人心虛的不停往後退,「致遠,我今天真的沒有和學長去約會,我們就是單純的去壓馬路!」寧致遠嘴角勾著邪笑,「哦,是嗎?就只是壓馬路?」她連連點頭,看著他修長的手指不緊不慢的揭[委屈] 開他上衣[委屈] 的紐扣,白皙結實的[委屈] 胸膛[委屈] 暴露在她眼前,她下意識的咽了咽口水:「對對對!你別生氣,不然我也陪你去壓一回馬路,那風景挺好的。」她話音才落,腦袋一陣[委屈] 眩暈,就被某人壓[委屈] 在身[委屈] 下,他薄軟的唇[委屈] 磨[委屈] 蹭著她的耳[委屈] 垂,在她耳邊響起的聲音低沉又好聽,還夾雜著一絲愛美。「不必了,比起壓馬路,我還是覺的壓[委屈] 著[委屈] 你[委屈] 比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