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二哈]人未遂的兇手。謊話連篇的害人精。罪孽深重的卑 鄙濺[二哈]人。這些都是失憶之後的霍曜琛強行加諸在沈沐安身上的無法洗脫的罪名。如果從來就沒有得到過他的愛情,就算會傷心,但不會怕失去。但當得到過後又失去的那一刻,她才明白。一個人如果不愛了會有多麼殘忍。[二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