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跪了]時隔六年,我跪在地上,容既白視我如仇人,咬牙切齒,「顧綿笙,你怎麼還沒死?」
我成為了他枕 邊的完[跪了]物,他一步步的揉碎了我的真心,將我推入萬劫不復的深淵。我們,還有未來嗎?[跪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