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衰]身為職業,竟然走錯了房間,還被一個偏執狂給纏上。
衛禹碹無時無刻都能睡,在她的大腿上,在她的手臂上,在她的肩膀上。
為了躲開這一切,她想盡辦法逃脫,然而一次次的失敗,最終還是回到他身邊。
受不了他的偏執,忍不住怒吼:「你到底是為什麼非要抱著我才能睡覺啊?」
衛禹碹一臉懵懂看著她,「因為你身上有股能讓我睡著的香味。」
她以為真愛即將來臨,衛禹碹也對她萬般寵溺,然而當事情的真相一點一點浮出水面的時候,她幡然醒悟,原來這一切不過是個騙局。
可她早就丟失了自己的心,現在又被他嗤之以鼻,他讓她嘗到了什麼叫做萬劫不復,痛不欲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