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笑]葉歡顏細數過,她一共陪陵寒睡[壞笑]過99個夜晚。
在第一百個夜裡,她被迫看著他和別的女人魚 水之[壞笑]歡。
「同一個女人,睡 了那麼多次,該膩的已經膩了,該松[壞笑]的地方也已經[壞笑]鬆了,你的身體無法讓我感到愉悅了,所以,滾——」
白天,她是他的秘書。
晚上,她是他的晴[壞笑]婦。
他誓要踩碎她的自尊,讓她成為他的奴隸。
「夠了么?如果夠了,那我告訴你一個秘密。」最後,她微笑著朝他遞出了一張墮[壞笑]胎報告書。
「葉歡顏,你居然敢打[壞笑]掉我的孩子?誰給你的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