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晚纏[困]綿,甩了兩百塊自認倒霉!以為從此是路人,卻三番兩次被捉回……後來她怒了,換來的是他義正言辭說要對她負[困]責。她很想知道,「怎麼負 責?」他如狼似虎撲[困]上來,「繼續[給你小心心]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