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掙錢,我找了一份特[衰]殊的工作,每天的任務就是伺[衰]候 男人。琳姐說,陪酒不如陪[衰]chuang,你想掙大錢嗎?
我點頭,想![委屈]從此,我就掉進了那個男人的陷阱,過上水深火熱的生活。他說,如果我敢逃跑,他就把我弄 死在船[委屈]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