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ge]前男友pī腿,一夕之間失去所有的宋輕歌賭氣花錢壓[害羞]倒陌生男人,本以為萍水相逢的人不會再見,哪知道,她應酬喝醉,把那個男人又壓[doge]一遍。成年男女,天亮后不都是各走各的嗎?可她怎麼到哪兒都能遇他?
無數次的「巧遇」之後,她怒斥:「顧豐城,你到底是不是男人?」他:「是不是男人,你試試不就知道了!」她問,「你愛過我嗎?」他冷冷的說,「沒有。」兩個字,將她擊得粉碎。後來的後來,她才知道,他不是不愛,而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