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笑]潼市人人都說,聶相思是商界傳奇戰廷深最不可冒犯的禁區,碰之,死。
--
五歲,一場車禍,聶相思失去了雙親。
「要不要跟我走?」
警察局,男人身形秀頎,背光而立,聲線玄寒。
聶相思沒有猶豫,握住男人微涼的手指。
--
十八歲以前,聶相思是戰廷深的寶,在戰家橫行霸道,耀武揚威。
十八歲生日,聶相思鼓起勇氣將心儀的男生帶到戰廷深面前,羞澀的介紹,「三叔,他是陸兆年,我男朋友。」
戰廷深對聶相思笑,那笑卻不達眼底。
當晚,戰廷深將滿眼惶然害怕得叫都叫不出來的女孩兒困在身下
事後,聶相思白著臉道,「戰廷深,我要告你!」
戰廷深將兩本結婚證扔到聶相思面前,眯眼冷哼,「我跟我自己的妻子,誰敢有異議?」
聶相思瞪大眼看著[害羞] 床[吃瓜]上那兩隻紅本本,徹底懵了!
「還不快叫老公?」
「……」[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