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屈]冷莫言,傳說中的老公邪魅冷淡地笑著,將一打照片扔到她的臉上,等待她的將會是什麼?「你……混蛋!」
「該死的女人,你死定了!」
重重誤會之下,她在他心中已經如當[委屈][委屈]婦一般。
可為何她決定放棄生命時,他的臉上會出現那般的焦灼?行為會那樣瘋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