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腳被扎[怒罵]男退婚,厲王後腳就把聘禮抬入府了,莫名其妙成了厲王妃,新婚夜就被扔[噓]到一群男 人堆中,差點清[噓]白不保,月如霜表示很憤怒。
老虎不發威,當她是病貓?整不死你丫的!
可當某一天,厲王看上邪醫……
月如霜一襲男裝,面具遮面:「夜墨琛,本邪醫已經六十高齡了。」
「本王不介意你老牛啃嫩草。」夜墨琛渾不在意地欺近月如霜。
月如霜大吼:「老子是男的。」
「本王不介意當斷 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