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笑]她是鎮國公唯一的嫡女也是京城貴族人人皆知的傻子,每天只懂得追著秦王說要成親,瘋瘋癲癲,痴痴傻傻。
無意中讓秦王錯手殺死。
再次睜開眼睛渾濁褪去,寒光乍現,滿臉孤[笑cry]傲。
她是二十一世紀的特工軍醫,為了任務英勇犧牲,靈魂卻落入了傻[陰險]女任萍兒的身體。
丞相府里每個人都為了自己的利益各懷鬼[鄙視]胎,陰險自私,既然任萍兒已經重生豈是要你們任意欺[攤手]凌的。
既然你們要陷害我,我就讓你們生不如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