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險]曾經,紀言希是顧玥依暮色蒼茫中的唯一一束光,可是後來那些暗無天日,受盡折 磨的日子,全是他給的。而顧玥依是紀言希長在心頭的一顆痣,因為不痛不癢,紀言希從未曾在意。直到後來有一天,心頭上的那顆痣被人用刀子連皮帶肉的切掉,他才驚慌失措,他才心痛欲絕,他痛,痛的他到處找,卻再也找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