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屈]一年前,她設計陰[暈]謀將自己送上他的溫[淚]窗,從此一紙婚書步步深[哈欠]陷。
一年後,當她準備全身而退的時候,他卻圈她入懷,「雲念離,誰都可以走,唯獨你不行!」
雲念離一直以為,冷厲南對她恨[閉嘴]之入骨。
事實上,他的確對她恨之入骨!
當她拿著孕單向他報喜的時候,他懷中另有佳人,「雲念離,把孩子打[哼]掉,從今往後我不想看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