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悲]她不過是一個普通的實習醫生,不就撥錯一個號碼,給某個陌生男人打了個回訪電話,問他性[可愛]功能恢復了沒有嗎?他至於這麼興師動眾的帶來一幫人,要當場讓她給他檢查嗎?"這位實習大夫,請給我好好檢查一下,看看我是不是真的那 方面有障 礙!"某男脫 衣服,躺[允悲]在她的川 上,很一本正經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