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交[閉嘴]易,她成為名不副實的褚太太。結婚三年,她只能通過八卦雜誌去了解他的動態,空守著一座牢籠。她以為總有一天他會愛上她,可當她滿身是血的躺[白眼]在手術室,他卻為了另一個女人大思[可愛]操辦訂婚宴。她心灰意冷遠走他鄉,華麗回歸,勢要害她之人付出代價。只是——她看著堵著她路的男人,黑了臉,「褚江辭,我們已經沒關係了!」男人狹長的桃花眼略[微笑]挑,邪肆一笑,「我沒簽字,離婚無效!」[疑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