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問]未足九個月,青瑤被生生刨腹取出孩子,生死選擇的關頭,段錫磊毅然保住孩子,卻只為了那幾滴珍貴的臍帶血……
「段錫磊,我恨你。」新婚之夜,她梨花帶雨,小腹再次微微隆起。
「恨和愛只是一線之間,更何況如今咱倆只隔著一層紗……」洞房花燭,他鐵了心豁出去這張帥臉,滿心歡喜的靠了過來!!![疑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