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你]遇見裴慕斯,是個意外。就像我從來沒有想過,我的丈夫會出 鬼,還是和家裡的小 bǎo mǔ。
……
他需要妻子,我需要報復我的丈夫。
一拍,即合。
無盡長夜,欲[悲傷]望與身[悲傷]體一起沉淪。
我勾 住他的脖 頸,裴慕斯用他清冽好聽的嗓音在我耳邊說,「取[悲傷]悅我,我給你所有想要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