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愛]十七歲那年,他笑如罌粟一般的說:「姐[吃瓜]姐,我喜歡你……」
彼時,她愛他的名字,愛他的一切,以至於明知他深處於火坑的最深處,還拼了命的往裡跳。
二十七歲那年,他笑如瘋狂一般的說:「兜兜轉轉這麼多年,我終於找到你了,夏亦初……哦,或者我該叫你……姐姐?」
此時,她恨他的名字,恨他的一切,以至於這麼多年,她發了瘋似的逃。
可權易是什麼人?既然認定了,就沒有讓別人說不的權利。
所以夏亦初知道,自己再怎麼躲,終究是沒逃得過這一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