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ge]江默陵的眼神從驚訝慢慢放沉,怒氣從中散發出來,像一頭猛獸死死箍住她的脖[doge]子。
「你一定要做得這麼絕嗎?」
「做錯了事,就該受到懲罰,不是我做得絕,這是你應得的!」
祝童輕輕咬著下唇,一時之間說不出話來。沒想到江默陵竟然會說出這麼狠毒的話,[親親]她從來沒見過他這個樣子。這樣的江默陵,讓她感覺到陌生,更多的是,害怕。[挖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