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老而奢華的別墅內,落地窗前,一名男子背著光站在那裡,微側的臉部線條堪稱完美。
[挖鼻][挖鼻]「少主,小姐她,離家出走了。」
莫司畢恭畢敬地低著頭說道。
[怒][怒]男子手中握著一張紙,骨節分明的手指一收,那張紙,便化作了碎片,如折了翼的蝴蝶,鋪了一地,依稀能看出上面青澀的筆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