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貴為丞相家的大小姐,卻是爹不疼娘不愛的主,被迫替妹出嫁不止,新婚夜,還被一妖孽掐她脖子,某男玩[壞笑]味一笑:「敢魚目混珠,你想怎麼死?」[壞笑]她聞言,素手同樣掐住了男子的脖子道:「和你[壞笑]一起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