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林意,林氏集團大小姐,愛過狗,當過 [挖鼻]表,還殺[挖鼻]過人。」「因為他該死,不過我也該死。」橫遭車禍,差點留[挖鼻]產,父親被 捕,媽媽 瘋了,她以為她至少還有最愛的丈夫和最親的閨蜜可以依靠,可是醫院里,丈夫的聲聲逼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