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屈]那麼多的女人,只有這個女人讓他貪食如饕餮,一次又一次把自己的熱情綻放。
矜貴如他,卑微的哀求,「做我的女人」得到的卻是背[害羞]叛。
她接近他,只是為了實施美人計,偷竊他家族的專利技術,然後消失。
他不計任何代價的尋找她,等來的卻是她的失憶。[生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