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 直到現在,裴念,還是北城這座城市人們所津津樂道的名字。
人人都知道,裴家大小姐,卑劣下作,無惡不作,不折手段,幾乎牽涉了所有骯髒不堪的名詞。
四年前,她設計上了陸紹庭的床[可愛] ,兩人衣衫不整的在眾人面前醒來,終於成功拆散了北城人人艷羡的金童玉女,嫁入陸家。
裴家倒台,父親跳樓自殺,母親訓 [疑問] 情追隨,她更是被他親手送入監獄。
四年後,當她結束了牢獄之災,重回北城時,他早已經和他所愛的人結婚,生子。
她不過是想要見她的孩子一面,他卻處處刁難:
「裴念,想見孩子可以,你知道該怎麼做的……」他拿起她的手放在他的皮帶上,灼熱的呼吸噴洒在她的肌膚上,「坐一次,就見一面。」[生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