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驚]黑暗中,他鉗住她的下巴,「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
她手指緊緊攥住床[暈] 單,自輕自賤:「知道名字又如何?你只要一分不少的把錢打到我卡上就行了。」
豪門一夜,她失身於他;
一個為錢,一個為欲。
本以為拿到錢就可以拍拍屁股走人,當一切沒有發生。
誰知那古怪男人從此卻陰魂不散的纏住了她。
傳聞,那個男人富可敵國,但面目醜陋,人人敬而遠之;
傳聞,那個男人勢力龐大,但身份神[暈] 秘,無人知道他的來歷;
傳聞,那個男人晴[暈] 婦眾多,卻極度仇恨女人,以玩弄女人為樂;
她被逼入絕境,痛苦哀求,「魔鬼,求你放了我……」
他卻冷冷一笑,死死將她壓 在身下,「你走可以,孩子留下!」
孩子?她有個熊孩子!
某人邪魅一笑,得寸進尺:「馬上就有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