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粉]她捧著一顆真心像寶貝一樣送他跟前,他給的回應是近乎發泄的踐[互粉]踏,他咬著她的耳朵問:「這就是你想要的?」
[鄙視] 他說:「你這麼噁心的女人,白送我也不要。」
她說:「反正你現在瞎了,除了我,也沒有人會要你了。」
於是,待他睜眼重見光明,第一件事就是將她送給別人。
當她在破落酒店的房間裏面被人輕[互粉]薄,聲嘶力竭地喊救命時,他透過攝像頭冷眼看,語調溫和低沉,一如初見:「知錯了嗎?」
……
[可愛]
再見,他有佳人在懷,而她成了他未過門的弟妹,對他笑的燦爛,用最自然不過的語氣叫著大哥。
他看著她的眼眸溫柔繾綣,卻只能眼睜睜任由別人攬她入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