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衰] 她從未想到,兩年後還會遇到他。
他迫不及待地在酒吧的洗手間里辦了,說她當了婊
[吃驚]子還要立牌[吃驚]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