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考]很多年後,我們終究還是分開了,但我幾乎記得我和他的所有細節。
「明明不近視,為何戴眼鏡?」
「因為,你好像更喜歡我戴眼鏡的樣子,容易獸姓大發。」
「你才獸姓大發呢!你就是衣冠[可愛]勤受!」
「第一次是你罷王應[並不簡單]上弓;第二次是你頭天晚上要不夠,第二天一早又鉤[睡]引我,我差點連飛機都趕不上了;第三次,是你求我給你解[生病]毒,[睡]那天晚上,你薔 上了我多少次,你知道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