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並不簡單]當恨大過愛,就只剩下無窮盡的折磨。
[二哈] 紀安言愛了顧雲銘四年,卻只是一場笑話。
那種沿著毛細血管往全身蔓延的痛刺得紀安言連呼吸都不敢用力。[鄙視]
失望攢夠時,她終於選擇了離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