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哼哼]他的吻密密麻麻像暴風雨般落下來,沒有以前的柔情體貼,只為了快感,她就是個泄yu工具。
「你不能這樣對我,你會後悔的,顧盛皓,你不能這樣對我!」話語中帶著哭腔,她是真的害怕。
「後悔?」顧盛皓直接笑出了聲,舔舐著她蒼白如紙的臉蛋,「我顧盛皓的字典里從來沒有後悔兩個字。」
可是,她有,從見到他開始一直強忍住的淚終於流了下來。
顧盛皓,我不想愛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