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悲]神秘集團的大總裁整天纏[允悲]著她怎麼辦?
還總說自己為溝 [允悲]引他,用盡各種手段。
特么的,自己連他這個人都不認識,溝[允悲]引他賣錢啊?
最後,說好的試婚呢?
怎麼可以越線?
看著步步逼近的男人,念小安顫慄的說:「男人,你過了啊,這不是你可以做的事,這是老公……」
可她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男人霸道的堵住了嘴。
吸[允悲]吮著甜蜜水[允悲]汁,男人惡劣的解釋:「試用期已過,提前行使老公的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