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哈]她是多少女孩羡慕嫉妒的紀家大小姐,有才有貌,要門第有門第要金錢有金錢。只有紀暮笛自己知道,所謂豪門風光,背後不過是虛 假和欺 騙。
如同她對紀家的價值,就是聽話的跟那個男人在一起。
「你有什麼資格來我身邊?憑我以前愛過你?」
她褪 去自己的驕傲和矜[二哈]持,將最美好的自己展 現在他面前。
那個男人霸道的低吼:「我什麼都可以給你——我要你,和我結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