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憐]他是別人眼中的商業權貴,極品金龜,可是在她眼裡,卻是避之不及的「危險品」
她圓睜著一雙漂亮的眸子,警惕又倔強的像只小獸:「非 禮勿視,非 禮勿聽,非 禮勿看,韓先生,請保持你應該有的風度和距 離。」
他唇畔的笑意越來越濃:「我們都是吃[可憐]過用 過的關 系了。」
「胡說!」她粉拳一握:「吃什麼吃,用什麼用?」 他眼眸微眯:「既然夫人忘記了,老公不介意讓你想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