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害羞]「神馬,眼前這個披著袈裟超凡出塵的人竟然是那個小時候總是和自己搶糖吃的小胖墩。」
「神馬,老爺爺竟然要我幫他的孫子治病,還是治那種讓男人難以啟齒的病。」
當葉天雪一步步的走進齊霖的生活,[傻眼]才知道原來一切都已經再初遇的時候發生了變化。
「不是說你不舉嘛,現在這是怎麼回事?」[抓狂]
葉天雪再被某個腹黑男吃干抹凈之後仰天長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