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咱們有話好好說,[傻眼]別動粗成嗎?」[允悲][允悲]看著像狼一樣逼近的男人,錢米嚇得一張小臉煞白。
「你現在沒有資格跟我討價還價。」冷厲的男人一步步將她逼到牆邊,如同毒蛇盯住了獵物一般。
[傻眼]他是腹黑的A城貴公子,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她卻只是一個無父無母的孤兒,陰差陽錯之下做了豪門的替身千金。第一次見面就踢了他最脆弱的地方,接二連三的讓他吃癟,最後卻想要拍拍屁股逃走。
[笑而不語][笑而不語]「惹了我,你還想全身而退?」冷厲的男人捏著她的手腕,似乎要將她望到心底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