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恩斯

名人認證
2017年8月17日 8:20

巴菲特曾經說他的投資哲學85%來自格雷厄姆,15%來自於菲利普•費雪。費雪一生異常低調,幾乎從不接受訪問。1987年,他破例接受了《福布斯》的採訪,讓我們有機會接觸到這位投資大師的思想:
問:你好像不喜歡買太多的股票?
答:我有4隻核心的股票,這些是我真正想要的,它們代表了我的投資組合。另外,我還會用少量的錢去買一些有潛力進入核心股票池的股票,通常是5隻。
目前,我不太確定,如果要我現在買,我會只買其中的2隻股票,而放棄其他3隻。
每個10年我都會這樣做(但20世紀80年代不太好選股票),從30年代的2隻股票開始,我總共發現過14隻核心股票,這是一個很小的數目。
但是,這麼多年裡它們為我賺了很多錢,其中最少的都有7倍的投資回報,最多的收益甚至能達到幾千倍。
我還買過50~60隻其他股票,它們都讓我賺了錢。當然,我也虧過錢,有兩次投資縮水過50%,還有很多次損失10%的經歷,這其實就是做投資生意的成本。
然而,大多數的情況是,一隻股票溫和地下跌后,我會買入更多,最後它還是帶來了巨大的回報。
但是,這些例子和那14隻賺大錢的股票相比起來,實在是沒有什麼好說的。我持有它們的周期都很長,最短的都有8~9年,最長的有30年。
我不喜歡把時間浪費到賺許多次小錢上面,我需要的是巨大的回報,為此我願意等待。
問:那什麼樣的股票才是你說的核心股票呢?
答:它們應該都是低成本的生產商;在行業中應該是世界級的領導者,或者是完全符合我的其他標準;它們現在應該擁有有前途的新產品,而且有超越平均的管理水平。
問:你似乎非常強調公司的管理,是嗎?
答:認識一家公司的管理有點兒像婚姻:你要真正了解一個女孩,就必須和她生活到一起。在某種程度上,你要真正了解一家公司的管理,也需要和它生活在一起。
尋找那些你喜歡的公司,那些能夠給你帶來幫助,能解決你和你客戶之間問題的公司。
我的興趣主要是在製造業(我不喜歡用科技公司這個詞)的公司,因為他們總能通過對運用自然科學的發現來拓展市場。
其他領域,比如零售和金融,它們都是極好的機會,但是我並不擅長。我覺得,很多人投資的缺陷就在於他們希望什麼交易都涉及,但是一個都不精通。
問:你現在會尋找其他股票嗎?
答:我會花很多時間來研究,並不急於買入。在一個連續下跌的市場環境中,我不希望過快地買入那些我不熟悉的股票。
問:除了公司有好的管理之外,你還會參考其他什麼因素?
答:當我與客戶強烈地爭論某項投資時,比如他們不情願地說「好吧,既然你這樣說了,那我們就做吧」,這種時候的投資應該是恰到好處。
如果我說「讓我們買1萬股吧」,而他們說「為什麼不買5萬股呢」,這種時候其實是在告訴你已經買遲了。
我也不會買市場偏好的股票。假如我去參加某隻科技股的會議,會場裏面擠滿了人,只有站著的地方,那麼通常這是個很明顯的信號:現在不是買入這隻股票的時候。
問:聽起來,你像是一個逆向投資者?
答:真正的成功不是要做一個100%的逆向投資者。當城市中的人們看到新式汽車將淘汰老式街車的時候,有人會想既然沒人願意買老式街車的股票,那我就買它們吧,這顯然是荒唐的。
但是能分辨出大多數人接受的行為方式中的謬誤,這正是投資獲得巨大成功的要訣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