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思進

名人認證
2018年9月10日 22:03

第十一章 鄉愁(二)——從電話聽覺到一瓶乾醋帶來的嗅覺與味覺 第一次瘋狂的想念家鄉,是在我抵達北美三個月後,伴隨著妻子小玲的到來,我聞到了滾滾的「鄉」氣,也可以說是「香氣」。小玲從上海不遠萬里的背來了我打小就愛吃的上海城隍廟的五香豆,還用最簡單的食材做了一頓色香味「一應俱不全」的中國菜,因為那個時候,我們窮到只能購買唯一一種調料,那就是咸鹽,但我還是埋頭吃到撐才肯罷筷。

香噴噴的米飯,素炒西芹,再配上蒸蛋花湯,對於一個三個月將熱狗當中晚餐的中國人來說,這頓飯就好比「滿漢全席」。

在海外摸爬滾打這麼多年,我可以很自豪的說,我的很多生活方式,甚至是理念都可以完全無障礙的融入北美,但唯一不可能融入,而且是無論主動或被動都不可能交融的就是飲食,因為在我的「中國心」下面長著一個滄海桑田永遠不變的「中國胃」。在這一點上,相信絕大多數旅居海外的中國人都有著共鳴,我們會湊熱鬧一樣吃些漢堡、牛排,但回到家如果桌上沒有米飯和炒菜,我們還是會黯然神傷,甚至會有這一頓飯又要「湊合兒」的感覺。 http://t.cn/RsnW8y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