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思進

名人認證
2018年9月11日 22:45

第十一章 鄉愁(六)——何年何月是歸期之第二次回國如進大觀園 原來的烏魯木齊北路已經被拓寬,家對面建了四五棟摩天大樓,還有「錢櫃」夜總會什麼的五顏六色的時髦場所,原來安靜的街道也車水馬龍起來。父母見我意外的神奇,「挑釁」地問道,「怎麼樣,不比你們國外差吧?」我連忙點頭,殊不知只要能看到他們的面孔,即使在世界上最偏僻的角落,我都會覺得幸福。
……
在2001年初春,我和小玲終於有幸又一次踏上返鄉的旅途。因為自98年後,我當時所在的INEA公司和世界五大財團之一、加拿大第一大銀行(十年之後我成了它的資深顧問,這是后話,暫且不表)簽署了一份合同,要為他們開發一個投資高達五千萬美元(合當時人民幣四千萬左右)的金融軟體系統,所以我們的假期頓時「人間蒸發」,老闆最多只允許請假一周,這個尷尬的時長根本沒有回國的可能性。可越是這樣,我和小玲的心就越是痒痒,特別是在這段時間,我周圍的很多同學和朋友都回國做起了「海龜」,並且不斷給我們傳達國內翻天覆地的變化,弄得我和小玲一提到北京上海,就整晚整晚神經衰弱。 http://t.cn/RsgUp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