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東輝

名人認證
2019年7月3日 5:55

【本輪全球周期性大型危機核心問題的邏輯釐清】
本輪周期性危機為啥會必然發生?為什麼大爆發的時間窗口越來越迫近?貿易戰在危機中佔有怎樣的位置?全球錯綜複雜的系列矛盾怎麼解決…?
一系列的問題在困擾地球人,包括專家及全球政府。
哲學是所有科學之科學,是思維的鑰匙,可以幫助我們化解複雜化的系統問題。
哲學的三大規律之一,對立統一律(矛盾論)告訴我們,事物的性質是由主要矛盾及矛盾的主要方面決定的,主次矛盾、矛盾的主要與次要方面在一定條件下相互轉化。
那麼,當下的全球主要矛盾是啥?
是#處於全球周期性危機階段的債務危機#!
經濟學原理告訴我們:任何經濟危機的本質都是債務危機!
也就是債務總清算,到期債務不能償還,就放生債務違約,爆發債務危機!
自2008以來,全球凱恩斯主義政府一直通過QE、降息來鼓勵債滾債,維持債務泡沫不被清算,製造了大量殭屍企業,佔用了大量全球資源——實際上,2008開始的危機遠沒有結束——標誌就是該清算的債務很多沒有清算!
這種凱恩斯主義拯救債務危機的做法,可以持續下去嗎?
回答是否定的!
當初1929大蕭條,實際上就是凱恩斯主義救市導致經濟循環的繼續混亂,並最終引髮長期衰退,爆發二次大戰!
令人遺憾的是原美聯儲主席伯南克錯誤地研究了大蕭條的原因,認為是刺激不夠,而不是刺激過度造成大蕭條。並以此在美聯儲任上推行超級寬鬆政策,而全球各重要國家央行也集體照此進行!
這就是當下的全球現實。
我們重新回來認識「任何經濟危機的本周都是債務危機」這一結論,就會明白,凱恩斯主義不能解決債務危機問題!怎麼解決?我們後面談。
#貿易戰是怎麼一回事?#
我們一直強調:貿易戰是大型周期性危機的必然產物,為啥這樣說?
因為貿易戰的本質是國際貿易不平衡,疊加政府巨大的不可持續的財政赤字虧空等原因,虧損國政府狗急跳牆、奮起反擊,企圖解決問題或轉嫁危機的一種政治性選擇。
比如這次川普政府,不可能無視美國巨大並繼續擴大的貿易逆差,還有國債的天文數字的繼續膨脹,又不能緊縮,怕製造危機,自己下台,因此,只能從國際貿易下手,改變貿易規則或者令主要對手簽新的對自己有利的條約。
但對方不會輕易就範,因為這是利益的重新分配與分割問題。特別是美國本輪貿易戰還帶有遏制中國崛起的邪惡戰略意圖,因此,貿易戰激化在所難免!
對美國看來,斗或兩敗俱傷;和則美敗中贏。
因為繼續原來的軌道前行,美國雙赤字只能越來越大,而調整國內經濟政策(緊縮)又會推進危機,川普不敢下手。因此,只能向其他國家下手。
因此,話說回來,即使貿易戰達成苟合協議,但美國雙赤字問題仍未解決,特別是全球債務在清算問題仍未解決,危機將繼續!
只不過,主要驅動因素從貿易戰換成其他矛盾因素而已!
因此,沒有全球九路軍任何可以慶祝完事大吉的理由,只能是短暫興奮一下。
更何況,川普在美國問題沒有解決以前,在他的霸凌訴求沒有得到滿足以前,
是不會宣布貿易戰的終結的,否則,他連轉嫁危機熱點、焦點的借口都沒有了!
#全球錯綜複雜的問題怎麼快速、有效解決?
實際上,我們都不知道怎樣才能人為解決這些多重矛盾,只能跟市演繹。
實際上一個最有效率的途徑,就是交給市場,交給經濟規律,交給危機的外科手術來解決!
市場配置資源的效率是最高的,會令任何錯誤配置都會得以最終的懲罰!
川普本來想學里根,但現在看來,其與里根的思維理念是背道而馳的!
里根與撒切爾是80年代全球新經濟自由主義的真正旗手,通過市場化運動拯救了70年代滯漲的全球經濟,實際上中國的崛起也藉助于這個全球新自由主義經濟的快速繁榮的大環境。全球化也是建立在他們開創的全球市場環境的基礎之上。
當然,全球化的發展到現在出現問題,也就是過猶不及,全球化至今造成全球經濟結構嚴重失衡,因此爆發大型危機在所難免!
怎麼解決過度失衡的全球化問題?怎麼讓世界恢復新的平衡?怎麼解決川普及美國的訴求問題?怎麼解決貿易戰問題?
從當代自由市場經濟的觀點就是——通過大型危機來快速配置資源,重新分配全球資源,讓危機的外科手術說了算!
此所謂「道之道」#,人在聰明沒有市場規律聰明,在經濟規律面前人人平等!
一切交給經濟規律終裁!
終歸一句話:全球債務 泡沫總清算的時間窗口已經打開,該是被人為極度扭曲的市場來重新配置資源的時候了!
過去2年,中國主動降槓桿,清理了很多債務暴雷,但房地產、銀行的債務之雷還未爆。特別是國際市場,美國企業及股市的巨雷,仍在膨大!
因此,川普及美國精英層很急迫、恐懼。希望套住更多國際蒙牛資金供華爾街大收割!
隨著美股大型月線級別的開放性三角形構築越來越完美,全球債務總清算的日子已經越來越近了!
一場大型危機,所有問題都會市場化清算、總結,不需要人為絞盡腦汁瞎折騰!
願賭服輸,危機面前人人平等,而結果是你自己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