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鳴

名人認證
2019年8月13日 17:04

《太痴傳奇(2):家門口的草原風光》

天蒼蒼野茫茫,風吹草低見牛羊。
——這是對遍布草原的草的描述。

而草原更吸引人的美,是呈現出來的花的世界,從早春到晚秋都有野生花卉開放,夏季更是百花盛開,野花品種數百種之多,白色的芍藥、銀蓮花,藍色的鴿子花、藍盆花,紅色的山丹花、紅門蘭花,黃色的金蓮花……絢麗多彩,爭奇鬥豔,簡直是一片花的海洋。

這些花沒有人工種植的痕迹,均是大自然的傑作,如同草原舞台,有時百花齊放,有時花季接力,一花開敗,數花又接上,種子落土,循環往複,繁衍不息。

面對草原繁花之茂,對於自然的造化,我深嘆其神奇。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嚮往的草原,但草原之景並非每個人所能有緣相見。

或因為路途遙遠,難以深入草原掠影;
或因為季節性短,難以碰到草原之盛;
或因為生活所限,難以常常親近草原

……

我嚮往草原的自然風光,我期盼在都市裡,塑造一片類草原風光,打造不一樣的都市風景線。因為在看到那麼多人工造景,千城一面千區一面千景一面……再加景區園林維護的成本,可稱得上高昂。我不止一次地發問:誰說草坪都是精鋪的地毯?誰說園林都是小橋流水亭台樓閣?能否像草原那樣,把風景美化權交還給大自然,由大自然來巧奪「人工」?

於是,中國太陽谷景區借鑒草原自然更替之奇妙,留一份野性給當地物種,留一份尊重給原生植物,留一份特色給溝壑土坡,留一份紀念給鄉土童年。因此,都市「蛻野」草原風光系列應運而生——

草坪蛻野、花園蛻野、綠地蛻野、果園蛻野、湖岸蛻野、溪塘蛻野、農田蛻野、球場蛻野、校園蛻野、花園工廠蛻野、建築蛻野、庭院蛻野、樂園蛻野、菜園蛻野……

如果在太陽谷,你看到長到一米多高的野菜,莫要神奇,那是天性綻放;
如果在太陽谷,你看到草長過膝,莫要質疑不打理,那是散養生息;
如果在太陽谷,你看到曲徑通幽處,叢林隧道深,那是意境渾成;
如果在太陽谷,你看到綠枝壓頂,彎腰才能走路,那是讓步自然……

「蛻野」特色,蛻變的是環境,懷戀的是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