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豐慧

名人認證
2019年9月2日 9:27

#六大行上半年日賺35.8億#【喜憂參半】余豐慧文章:「工行第一,合計賺6483億元。半年報顯示,2019年上半年六大行凈利潤排名中工行位列第一為1686.9億元,其後依次為建行、農行、中行、交行和郵行。六家銀行凈利潤合計6483億元,日賺約35.8億元,其中工行日賺錢能力超3個騰訊或8個茅台。」
我給出了上述「喜憂參半」四個字的綜合評價。喜的是中國商業銀行徹底擺脫了本世紀初期被外界誇張為「技術性破產」的境地,通過改制上市到目前成為世界上市值規模最大、盈利能力最強的商業銀行。金融實力是一個國家高端服務業發展狀況的集中反映。當然,大喜特喜了。
憂在何處?哪裡有憂?大家都在歡天喜地雷鳴般叫好呢?你怎麼如此掃興呢?獨自在哪裡空憂慮?有意思嗎?有!不僅有意思,而且非常有意義呢?也非常非常必要的。
銀行業利潤來自哪裡?特別是中國銀行業主要依靠貸款和存款利差盈利的利潤主要來自哪裡?銀行業利潤來自發放給實體企業和個人經營消費等貸款利息;來自於給客戶提供理財支付結算包括銀行卡、各類明目繁多收費等服務業收入;來自於自有資產投資包括投行業務等帶來的收入。
中國銀行業利潤主要來自於存貸款利差收入。貸款帶來的利息收入依然佔比在80%左右。也就是說,中國銀行利潤主要來自於給實體經濟發放的貸款利息收入。而實體企業付給銀行的貸款利息來自於其經營收入。即:中國銀行業的主要利潤來自於實體經濟創造的利潤。也就是說,銀行利潤越多,反映出從實體經濟中拿走的收入就越多。而實體企業和個人借貸者利潤就越低。實際上是一種金融資本稅。稅率越高,實體經濟就利潤越低,壓力越大。本質是一種初次再分配的問題。
這幾年的中國商業銀行從實體經濟實體企業拿走的利潤越來越多了。「干一年給銀行幹了」的聲音越來越強烈了。數據最有說服力。商業銀行凈息差從2017年二季度開始,連續三個季度出現回升,由一季度的2.03%升至四季度的2.10%。最新數據顯示,33家A股上市銀行2019年上半年凈息差在1.58%-3.03%之間。與去年年底相比,有21家銀行上升,其中,23家銀行凈息差超過2%以上。在發達國家商業銀行的凈利差不超過2%,一般凈利差維持在1%左右。
一個鮮明觀點必須提出來:國家稅收要給實體經濟實體企業大讓利,服務業的商業銀行也要給實體經濟實體企業讓利。否則,自己終究也將難以「活下去」。一個問題提出來了:商業銀行也是企業,也是追求利潤最大化的。讓商業銀行自覺讓利很難,行政手段更不可取。怎麼辦?
必須採取市場化手段倒逼商業銀行讓利。市場手段的殺手鐧就是競爭。銀行利潤這麼多,說明金融資本的稀缺性或者配置金融資源的手段存在問題。應該繼續打破金融資源壟斷的格局。放開金融市場,放開金融市場准入,發揮互聯網金融、金融科技、AI金融和區塊鏈金融在配置金融資源中的作用,形成全方位供給和配置金融資源的格局,把民間以及個人金融資本充分調動起來,金融資本價格過高的局面就會很快有所改觀。#銀行#
(原創作品 使用轉載請聯繫作者,否則追究版權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