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恩斯

名人認證
2019年9月23日 22:03

索羅斯製造了金融危機,為什麼當時不抓他?
#凱恩斯說[超話]# :
索羅斯總體上體現的是人類資本貪婪的一面,很少有人提及其積極的一面。但是,有時候一些事上面,我們要學會一些東西,蒼蠅不訂無縫的蛋,就如同黑客當中,有人通過網路攻擊提醒你系統有漏洞,有人通過網路攻擊獲取你的銀行卡密碼。我們當然希望我們遇到的是善意的人,而不是冷冰冰的索羅斯。但是在面對索羅斯的時候,我們需要得出一點經驗:若是浮動的匯率體系,還會遭受索羅斯的攻擊嗎?遭受攻擊是否就是固定匯率疊加了一些現實上的經濟難題導致了貨幣本身的脆弱性,所以有時候即使沒有索羅斯,你設計了規則,被人發現了漏洞,你也許也沒有辦法因為你損失了很多金錢,而將其繩之以法。因為規則已經定下,既然定下了,他鑽了空子,你也沒轍。

索羅斯衝擊也有積極的一面,就說英鎊的問題,當年英鎊為什麼要力挺匯率,這很諷刺,當年是英鎊想進入歐洲匯率體系。再回頭看看如今要死要活要脫歐的英國,這是否有點輪迴的感覺?當年索羅斯攻擊英鎊,理由有二:其一、英國為了進入歐洲匯率體系ERM,不敢動用貨幣貶值的方式,這會導致其失去貨幣政策的獨立性(如今脫歐,英國就是想要要回政策獨立性),因為進入歐洲貨幣體系,如果可以保持比較強勢的貨幣,那麼未來相對於歐洲其他貨幣就會更有優勢。而德國央行行長明確向索羅斯表示,德國不會救英格蘭,因為自己東西德合併的事一大堆,當年德國用巨大的資金去補助東德。其二就是英國本身貨幣的脆弱性。歷史上英鎊地位早於美國稱霸世界,在二戰之前,美國黃金存英國,實施金匯兌本位,也就是美國人要黃金,兌換成英鎊,去英國央行兌換。二戰後,布雷頓森林體系實際上將英鎊的這個用處轉移到了美元。而英國國力日衰,根本無法維持匯率強勢。當時1英鎊兌換2.95馬克。

綜上,索羅斯攻擊英鎊,因為英國人不敢讓匯率下跌,因為他要保持高匯率進入歐洲,但是英鎊當時匯率本身高估。索羅斯的成功至少讓英國明白,和歐洲匯率體系硬挂鉤是有害的,該面對現,而索羅斯讓英國保護英鎊匯率這個弱點在上世紀就已經暴露。這和現如今英國脫歐是兩回事,但是本源是一回事,就是英國為了進入歐洲一體化,會喪失政策的自主性,變得不夠靈活,而擺脫歐洲一體化,就能夠更加靈活的處理經濟問題。

當然浮動匯率有其本身的弱點,浮動匯率不利於出口,進出口貿易商由於匯率計算的難題,無論下跌和上升都會損害一部分產業。而產業被傷害之後,修復又是十分困難的。另外浮動匯率容易被剪羊毛。所以各國央行都在謀求穩定匯率。(記住,各國央行的目標,不是匯率越高越好,也不是越低越好,而是長期性的平穩。)但索羅斯的做法告訴各國央行,不能這麼死板的看問題,自從97亞洲金融危機,泰國和韓國都改變匯率體係為完全浮動,我國央行體系也是推動浮動增強。浮動匯率本身就是一個市場形成的機制,阻擋市場趨勢本身就是不可取的做法,會花費很多冤枉錢。我們應該是盡量讓經濟平穩,從而構成匯率平穩的基礎,而不是反過來,先穩住匯率,然後倒過來希望匯率穩定來讓經濟平穩,這是本質上的顛倒。

所以,我國的貨幣政策是十分正確的,離岸小車拉在岸大車,逐步實現低頻率的匯率浮動,同樣泰國和韓國在索羅斯進攻之後,也糾正了各自的錯誤,這幾年經濟也不錯。你看,實際上索羅斯讓世界出現了兩大變化:其一讓各國貨幣更加市場化,讓各國更加註重經濟本身的穩健。其二讓部分國家經濟實現了一次快速的出清,從而獲得新的復甦動力。

當然了,並不是說索羅斯本人是好人,客觀上,蒼蠅叮蛋的行為至少告訴我們裂縫在哪兒,所以這套機制還是要有的,有了機制之後,我們應該是努力建設好經濟,防範好風險。索羅斯其實輸的次數還是挺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