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恩斯

名人認證
2019年9月24日 20:57

特朗普天天對美聯儲說三道四,你覺得特朗普真的懂經濟嗎?
#凱恩斯說[超話]# :
特朗普懂經濟,但是懂經濟並不意味著他說的話做的事就是正確的。經濟學本身是多變數決策輔助系統,他是幫助你決策的。

特朗普和美聯儲沒有本質分歧,特朗普對於美聯儲的利率要求是迅速降低到零或者負利率,為什麼這麼做?表面看,是因為所有人都看到了歐盟和日本是負利率,而且還在進一步擴大寬鬆動作。為什麼美國不可以?歐盟和日本的經濟決策者不也是聰明人嗎?而利差會讓這些國家看似經濟增長更快。

但是有句話:「魔鬼和天使都引用上帝的理論。」特朗普的觀點並非錯誤,卻是有一定的私人因素在裏面:

1、要大選了。德國的緊縮有一定的群眾基礎,但是全世界9成國家的老百姓都不喜歡緊縮,都喜歡寬鬆。印鈔票並不提高生產率,但是會讓人感覺不用還更多的債。特別是美國這種消費透支型的國家。

2、特朗普預期到了經濟的轉折。經濟不是誰主導的,你是諸葛亮,還是阿斗,經濟周期大概率依舊,因為現如今誰也主導不了世界,只有經濟規律可以。美國十年經濟強勁,但後繼乏力,特朗普也不是個消停的主。所以,如今特朗普已經確定美國經濟增長動力將趨於緩和,這樣就需要在任期最後時刻短期提振經濟。不然明年大選如火如荼的時候,也是老百姓對經濟疑問最多的時候。

3、背鍋耍鍋一條龍。既然知道要大選,既然知道經濟要轉折。那麼怎麼辦?這恰恰說明了特朗普懂經濟,提前找了個背鍋俠,那就是美聯儲。「鬧,我說要降息到負利率,你們不聽我的」「沒有人比我更懂經濟。」

至於鮑威爾為什麼不答應?表面看其想要更加穩健的實施美聯儲職責,也匹配美國現階段經濟情況,背後原因則並不是:

1、鮑威爾要考慮華爾街的利益,特別是商業銀行的利益。就美國如今直接融資挑大樑的情況,商業銀行本來存款餘額不足,低利率會導致儲蓄進一步下降,而最終給商業銀行放款來實現寬鬆的,是美聯儲。很明顯鮑威爾的任期會比特朗普長很久,所以他並不能只看大選。

2、保持獨立性的美聯儲官員被更多傳頌。美聯儲歷史上最有名的獨立性,是杜魯門時期的馬丁。之後,經濟學家對美聯儲的獨立性有一種事後評判。有些美聯儲官員被描繪為總統的應聲蟲。這是出於一種有榮譽感的對抗狀態。即使最終也是降低利率,總要體現出理由充分義正辭嚴。

各自糾結各自的,特朗普明年就大考了,美聯儲主席的職位是可以長期擔任的,比如馬丁就是1951年到1969年的美聯儲主席。但是由於美國政府更替,當新總統和美聯儲主席不對付,原來的美聯儲主席一般會選擇辭職。而問題是,鮑威爾是特朗普認命的,巧的是,馬丁當年也是杜魯門認命(俗語「反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