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恩斯

名人認證
2019年11月8日 18:44

「金融開放」與「金融穩定」如何兼得?
#凱恩斯說[超話]# :
通過開放和市場化實現穩定,開放帶來的不是不穩定而是不公平,而實體經濟創新和提高生產率是我們對抗不公平的唯一途徑。

開放帶來穩定——亞洲金融危機帶來的啟示。
在上世紀90年代后的幾次危機當中,和金融開放有關的危機就是97年的亞洲金融風暴,國際金融巨鱷一個個國家剪羊毛,很多人依然記憶猶新。這也產生了一些討論,金融開放是否會導致不穩定?因為當時索羅斯給出的結論就是,只要不開放金融,一個國家的經濟體就不會有風險,因為他也無從下手,這是他本人經常性的表態。在87年的時候,索羅斯也這樣評價日本經濟體,認為日本半封閉的經濟體有其天然的好處。

可問題是,無論是韓國還是日本,又或者泰國和馬來西亞,在經濟危機之後,不是更加封閉經濟體本身,而是進一步的開放。當時韓國現代解體,大宇賣身,三星一口氣賣掉7個子部門,全力聚焦電子和半導體領域。接盤的是誰?接盤的都是歐美(風水輪流轉,次貸危機全部顛倒過來)。而韓國和泰國最終解決這場危機的方式是:完全浮動匯率。韓國從上世紀80年代開始,也如很多國家走過了固定匯率,有管制的浮動匯率。但是在經濟危機后,韓國實施了完全的浮動匯率。

索羅斯抓的漏洞,恰恰是各國不夠開放的漏洞。那就是各國的固定匯率,或者是想要將匯率維持在一定水平的情況。比如英國為了加入歐洲經濟體,他想要保證英鎊有足夠高的匯率,而德國那個時候當然希望英鎊進入的時候越弱越好。所以索羅斯可以攻擊英鎊獲利,但是他不會去攻擊德國馬克。

另外,如果你關注到日本的情況,你也會發現另一個景象,那就是經濟體可以通過國內和國外的投資來對衝風險。1985年廣場協議。然而日本真正進入全球投資的其實是1985-1990這幾年。如今日本有個說法,叫日本國內一個日本,日本國外還有一個日本,投資規模18萬億美元左右。不要以為日本的技術大多數都是自己研發,誰,都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比如日本當年就盜竊了磷酸鐵鋰的專利技術。大量的收購,也是日本生產率提高的主要因素。如果不是這些技術填充,就日本的老齡化水平,你很難想象他們依然能夠養活這麼多老人。人均GDP對於日本人,不下降也算是一種成功。而這種成功,恰恰是對等開放賦予的。也就是你允許別人投資的同時,你也可以投資他們。

開放帶來的不是不穩定,是不公平
當然,我們要注意到開放也會帶來問題。發達國家們在產業鏈當中獲得了很多主導優勢,他們之所以鼓勵開放,是因為在開放的世界,財富依然會向財富聚集。比如德國就獲得了歐洲一體化好處的大部分,人才都去了德國,資本大公司都去了德國。而美國獲得了全球化的好處,好公司很多在美股上市,拓展美國的市場。這就是地區間不平衡,也叫作二八現象,窮越窮,富越富。

所以開放的對等性依然是需要考慮的。也就是不能承諾非市場的規則。比如美國說你日元一定要升值。當時日本人可能還挺樂意,這不是允許日本對外投資買買買嗎?但是經濟有其必然規律,這種干預最終導致了日本樓市泡沫和日元長達數十年的升值過程。也就是強制日元升值,反而是用一種非開放的手段來作為開放的前提。

開放必須附帶公平交易。如果是公平的,那麼各國必須提升創新,重專利,生產率高的國家取得勝利。生產率低的國家無話可說。

最終的問題是創新,而不是開放,但是創新怎麼辦?
國家要支持創新,這個世界唯一存在合法的壟斷,是專利壟斷。不要以為歐美就是自由經濟體,他們國家什麼都不管。在德國,政府會免費發明專利給全德國的企業使用,在美國,《拜杜法案》允許他們所有公共的研究機構,可以接受企業委託研發,或者直接賣給企業專利。甚至於國防技術都可以出售。
創新的主力一定是企業,但是由於開放后的不均衡,你不能指望國內的企業和國際巨頭拼殺,此時,要給他們諸如內力,這種內力就是國家層面的基礎研究。美日歐他們都在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