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愛的男人抽干我的血,拿我的血做藥引,沒想到真正的痛不欲生才剛剛開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