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習慣性把決定權交給別人,因為,我們相信別人,因為,別人值得託付。我們習慣性跟隨主流,因為,我們相信別人,因為,別人值得跟隨。如果,別人不值得託付,別人不值得信任,我們一定要學會自己的決策,學會對自己負責,生命,健康,一切。信任只是暫時迷失而已,這是最壞的時代,這是最好的時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