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事尚可為,
云何不歡喜,
若已不濟事,
憂惱有何益?
———《入行論·安忍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