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tragedy of life is not death but what we let die inside us while we live.
生命的悲劇不是死亡,而是在我們還活著的時候,任由自己的內心死去。 ​